春风不度关

叶蓝all蓝

【唐三藏X追命】皈依

溺爱超人:

  我终于把我的魔性CP写出来了


唐僧X追命 应该叫啥?僧追?……藏追……【够了


------------------------------------------------------------------




    【唐三藏X追命】皈依  BY:溺爱超人


    


    


      那年,追命在红溪岸边捡到一个人。




    他身着白衣,火红的袈裟披盖在他单薄的身上,紧闭的眼眸随着水浪的拍打微微颤动。




    指尖在触到追命黑色的官靴边缘,便无力再动。




    这和尚……哪来的?




    揪着和尚的衣服,追命将他安置在自己的树屋之上。


    


    








    那人转醒之时,太阳早已下山。




    冒着热气的汤碗被和尚掀翻在地,他擦着嘴角咸腥的汤汁,嘴里说了声“罪过。”




    “枉老子好心煮鱼汤给你喝!臭和尚!”




    待追命再入房中时,和尚已经双腿盘和坐立于床榻之上,香气四溢的鸡腿凑近和尚紧合的掌边,那人却如未见。




    荤油抹到了和尚的唇边,和尚惊着脸退到床脚,身下的袈裟被他踢到地上,罪过两字却不离口。




    嫩烂的鸡肉被追命撕入口中,袈裟被扔进和尚的怀中,追命俯下身凑近那人俊秀的脸庞,唇角勾起摄人心魂。




    “和尚,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蛮好看的。”




    “阿弥陀佛,皮相非血骨。”




    “哼,唠叨。”


    


    








    和尚在追命的小筑呆了数日。




    今时,他坐落再百年榕树之下,口中颂着追命听不懂的佛经。




    一串顺白色星月菩提被塞入掌中,和尚望向那叼着青草四处闲望的人,一时间心生波澜。




    菩提被指尖一颗颗拨过,追命躺在他的身侧,数着树上凌乱的枝叶。




    “若无世间爱念者,则无忧苦尘劳患。一切忧苦消灭尽,犹如莲华不着水。”




    掏掏耳朵,追命蹲到和尚的身边,将他手中的菩提扯到一旁,皱着眉望着那清秀面容的和尚。




    “这世上,真没有动了色心的和尚?”




    菩提在指上缠绕,和尚不做声,只是嘴角带笑看着那一脸不解之人。


    


    


    


    






    追命杀了一个人。




    那人偷去了和尚的菩提,追命断了他一生的命。




    当看到和尚眼中晶莹的泪珠时,追命掌心的血染脏了他雪白的衣角。




    “你不应杀他……”




    袈裟被和尚卷入身下,和尚打坐在那人身侧,念起了那恼人的经文。




    靠坐在那百年榕树之下,追命冷笑一声,脑中却尽是那人满溢眼中的哀伤泪水。


    


    


    








    和尚说他要走了。




    那日,追命买了一坛酒,他抓着和尚的衣领,将酒液倒入和尚口中。




    和尚拼命的撕扯中,那曾染血的菩提丝线断裂,珠粒散落,无处收捡。




    “和尚……”




    放开和尚被酒液浸湿的衣衫,追命怀搂着檀色酒坛瘫坐在床榻边缘。




    “你当真不懂,何为情,何为爱吗?”




    被缸边朱纸染红的指尖勾住那袈裟的边缘,追命抬起酒坛,如火般热辣的酒浆烧哑了他的喉咙。




    树屋的树下散着红瓦碎片,追命的手指扒着那刺人的边框,眼见那一袭红色袈裟消失在眼前。


    




    和尚走了。


    


    


    


    






    这日,城里来了一位样貌俊秀的得道高僧,他还带着三个长相似兽的怪样徒弟。




    酒壶被扔在庭边的荷花池之中,不顾那黄毛猴子的阻拦,追命推开了那扇糊纸木门。




    那圣僧坐落在佛堂大殿之中。




    他头戴毗卢冠,身披锦襕袈裟,一串檀香紧握手中,追命入门之时,指顿珠停。




    那猴子退出门外,追命缓步走到圣僧身前,一掀衣摆,双膝已跪落在那人身前的圃垫之上。




    “都说圣僧可为世人排忧解难,不知可为在下解除心中多年困结?”




    圣僧眉目舒展,唇角带笑,他未曾睁眼去看追命一眼,头已轻点。




    “圣僧,我追命这一生放浪不羁无牵无挂,却因偶识一人相思至今,痛苦不已。可那人却不为所动,视如无睹,这世上当真可容这寡情之人伤之我心,痛至我骨吗?”




    垂落身侧的手甲已刻入掌肉之中,追命却唇角带笑。




    被酒气染红的脸颊已尽是苍白,他昂头看向那高台之上坐落之人,心怀之中早已撕痛不已。




    霎时间,时光回转,眼前的得道高僧已退去满身荣光化为那日眼含泪水的小和尚。




    追命去抓了那高僧的袈裟,入手却是灼痛了掌心。




    “追施主可知……”




    高僧睁了眼,追命没有看到一丝波澜。




    “欲能缚世间,调伏欲解脱。断除爱欲者,说名得涅槃。”




    那时,追命才知,原来那日的小和尚,早已离去,不复归来。




    他冷笑一声扶着膝站起,看着那高僧手中的佛珠颗颗绕过手指,他才一甩衣衫,背向那人释然离去。




    指尖戳破了门上发黄的宣纸,追命看着门外空中如火般的夕阳,缓缓开了口。




    “敢问高僧,你此生可曾爱过何人没有?”




    佛珠相碰停顿于手,圣僧望向那立于门前已欲跨出门槛之人,口中叹出一声阿弥陀佛。




    “虔诚皈依,红尘尽忘。”




    ……




    “好一句红尘尽忘,今日追命……多谢高僧指点。”


    


    


    








    次日,唐三藏手拽马带骑上白龙马之时,一颗已盘成朱紫之色的星月菩提自他囊中掉落。




    “师傅,你东西掉了。”




    那黄毛徒弟伸手去捡,唐三藏却是摇头。




    “阿弥陀佛,前尘之事,随它去吧。”




    那星月菩提被埋入黄土之中。




    待唐三藏走远,一位过路的少年拾起了这颗菩提。




    小小的菩提之上刻满了文字,少年将菩提凑到光下昂头去看,懂了字,却未懂意。


    




    那佛珠上刻着:


    




    “今生愿化金佛坐,来世因果莫强求。”


    


    


    【完】 



评论

热度(66)

  1. 春风不度关溺爱超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amberonpa溺爱超人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标题叫皈依 我就暗叫不好,果然虐出翔了,科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