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不度关

叶蓝all蓝

等你说爱我(短篇,沛书,苏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薄荷chiaki:

其实看这部剧纯属意外!刚好无聊随手点开!然!我看见了什么!卧槽人鬼殊途…你们这是在研究附身吗?!瞎扯蛋!!我读书少别骗我!分明就是在滚床单!什么进到我的身体里来,从背后做比较好…污!太污了!
于是忍不住写一发,各种狗血言情ooc小心慎入
1.
圣诞节马上就要来临,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圣诞气息,但是王书海却完全没有这个心情过圣诞节。
以前的圣诞节总是他们一帮人聚会打游戏的最佳时间,可是现在完全不同了,他还带着个鬼。
这个鬼在消失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书海都觉得那一切也许是自己在做梦,凌宏沛会不会有事情?万一手表被毁了他会怎么样?他会不会去找思宜了?这些都让他担心的不得了,但是当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之后那些担心剩下的是从未有过的空虚和难过。
为什么要和那家伙吵架,你明明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他知道他很矛盾,被迫夹在凌宏沛和女神之间,他慢腾腾地来回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他不记得那个吻的感觉,但是却感到无比的疼痛,他不知道是因为思宜还是因为宏沛,而他就像是一个多余的观众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他们。
他恍惚想起自己一开始很羡慕宏沛,觉得做个鬼也不错,而宏沛红着眼眶带着略微哽咽的声音对着他说,他是多想和书海交换一下,他的人生有太多的遗憾和后悔,他都没有一一实现的机会了,而书海知道他戳中了宏沛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他已经死了。
死了整整六年了。
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尤其是当王书海真心实意地接受了凌宏沛。
他习惯了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凌宏沛叫醒,习惯了跟他一起在阳台喝酒谈心,习惯了他在一旁看着他打游戏看动画,习惯了他飘在自己前面嫌弃自己的车开得慢,甚至习惯了晚上和凌宏沛抱在一起睡觉。
而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王书海过的有些恍惚,无论他做什么他都能想起那个烦人的家伙,连他的新番动画播了一大半他也没看进去半点。
他想到了去找神龙、去找小龙女,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手表去哪里了。就在他就要放弃的时候思宜出现了,她带着表来找自己,她说她想要见鬼魂。

“嗯,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哪,但是我想鬼应该能找到鬼、也许我可以让我的鬼基友帮你带个话。”思宜看起来快要哭了,但她最后还是忍住了眼泪,她看不见宏沛,唯一让他们两个见面的方法只有通过书海。
还有几天就是圣诞节了,王书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情异常的焦躁,那就像是有一个什么东西卡在他的喉咙里一样,刺的他难受,他自告奋勇的答应了思宜会在圣诞节帮她和宏沛见面。
【你可真够天真的!你以为鬼是靠什么来维持形态的?你这样迟早会被他害死的!】
【你胡说!他是我的朋友!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行啦!你们两都别吵了!】
【书海你也是的!神龙也是为了你好!鬼都是要吸阳气的,就算他不想要抢占你的身体,但你们经常这样在一起也是不好的,手表丢了就丢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们都不帮我找就算了!我自己找!】
他知道他勉强还算是个好人,他本来最讨厌这种麻烦的事情了,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不同了,宏沛不仅仅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他的好兄弟,更重要的是他改变了他,他开始慢慢走出自己的世界,结交新的朋友,鼓足勇气和女神做了朋友,他们一起出去玩,坐摩天轮、吃蛋糕,这些都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他们一起欢笑、一起打闹、一起悲伤,他们明明如此的不同但是却如此的默契。

“你疯啦?”韩思宜走了之后,凌宏沛瞪着王书海满脸的不敢相信。
“你准备要我怎么附身?你知道附身的方法了?!”
“不知道。”
“那你还———!”
“哎———我先说好!不许拿我的身体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哦!还有时间就一个晚上!还有!不准撞墙!如果我的身体要是少了一根头发…”王书海眯起眼睛来露出一个看起来恶狠狠的表情,“你就休想下次叫我再帮你了!”
“至于附身,急什么,反正离圣诞节还有几天,我们再试!”
凌宏沛看着眼前懒散的趴在床上摆着手的人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这个人真的是拿他没办法啊!

圣诞节终于还是如期来临了,在他们第二次尝试附身失败之后他们第三次的附身也是相当不忍直视的。
“等等等等!你慢点!”
“是你叫我速度快一点撞进你的身体来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是你有必要摸我屁股吗!”
“我…”
“等、等下!”
“你又怎么了!”
“我想到了!附身既是灵魂之间的交融!从嘴开始会不会好点?”
“书海、用力吸!”
“不、不行,我没力气了…”
“啧。”凌宏沛终于看不下去一直隔着他几公分来回吸气的王书海了,他那个节奏简直就是要哮喘发作了一样,这么远吸个鬼啊!(啊不好意思他就是要吸一个鬼进来)他一把按住王书海晃来晃去的脑袋,将嘴唇凑了上去。
嘴唇的触碰所带来的温度和柔软是凌宏沛也没有想到的。他只是被王书海喷的满脸热气给闹的很心烦,想都没想就堵了上去。
但是现在对方嘴唇还带着点薯片的香味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想要尝一尝,王书海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看起来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一样一动都不动,这个反应彻底逗乐了凌宏沛。
他故意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一点一点的扫过他的上颚卷住他的舌头,红晕一下子就从王书海的脸颊蔓延到了耳朵上,他任由凌宏沛变换着角度磨蹭着他的口腔发出暧昧的水声。
糟糕、要呼吸不过来了。
王书海最后的意识里只有自己大到几乎要跳出自己心脏的心跳声和他和凌宏沛纠缠在一起嘴唇的触感。

TBC

评论

热度(12)

  1. 春风不度关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